預計今年普洱同期整體減產60%,到底是為什麼?
2017-05-23 18:53:18

預計今年普洱同期整體減產60%,到底是為什麼?

  易武古六山整體大樹頭春茶,同期減產60%以上,平均漲價40%—50%;南糯同期減產達40%,大樹茶大部分價格接近上漲100%;老班章區域頭春大樹茶,同期減產5—6成,與往年價格相比,幾乎漲了4成以上;臨滄茶區同期減產,大樹頭春茶價格漲幅接近翻倍......

  2017年4月13日,雲南,西雙版納,猛臘縣,易武鄉。鄭建明在他位於“普洱第一鎮”易武的老宅裡,很焦急地給他合作了很多年的茶農撥電話。但最後的結果都一樣,沒有鮮葉,沒有發芽,數量不夠,價格必須要漲,每一個回答都讓他的焦躁加重幾分。

  鄭建明是易武鎮上最大的幾個茶商之一。在今年,他面臨的問題同樣也是幾乎所有茶商,都將面臨的問題——2017年,整個普洱頭春古樹茶收不上來,嚴重的甚至會減產60%以上。對於2017年的普洱頭春茶市場來說,這也許是他們面臨的十年以來的最大一次茶荒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3bfdeba61c4129490430e773b2707898.jpg

 

普洱頭春茶同期減產40%—60%已成定局

  我們先對普洱茶做幾個純粹概念上的解釋。根據鄭建明所指出的,易武地區的普洱茶,劃分為春茶和雨水茶。普洱春茶是指3月下旬一直到4月,冬季過後,進入春天茶樹的第一波進入的採摘期。(每個產區的春茶時間並不完全一致,僅版納一地就有五天甚至到兩周的區別)在此之外,還有雨水茶。“當時間行至5月中下旬至6月時,便是雨水茶大量發芽採摘的時候。”當然,這僅僅是按照往年時間的一種定義,其他茶區略有不同。

  而在眾多的普洱茶消費者的眼裡,雨水茶已經不被列入春茶的範疇。因為它與春茶相比,呈現出苦重、水粗、香氣低等口感特徵。事實上,在鄭建明的判斷中,雖然今年的古樹春料收不上來,但雨水茶發出來之後整個產量並不見得會下降多少。但正如我們在前面所述的一樣,對於大多數普洱茶的玩家而言,雨水茶因為它的口感滋味稍遜色於春茶,所以並不能大量地用於製作中高端普洱生茶。

  讓人傷感的是,這樣的情況不僅發生在易武,也發生在班章、冰島、昔歸……在這些讓人耳熟能詳的普洱茶產區裡,春茶減產40%—60%已成定局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ba4cb5090ed56fc631603b0596d2a455.jpg

 

減產元兇:天有異象

  我們從易武當地茶農、茶商及資深茶人的口中得知,造成這一局面的罪魁禍首是氣候。就在春茶正在發芽的幾個重要時間節點裡,整個普洱茶區均遭遇了極端天氣。3月18日,易武古六大茶山持續一小時以上冰雹雨,3月27日,老班章暴雨突襲,並夾雜冰雹;4月9日,臨滄發佈藍色大風預警……

  4月4日、4月5日這兩天處於熱帶季風氣候,原本應該溫暖,甚至炎熱的整個版納,卻急速降溫,這造成了往年同期已經採摘,並開始製作的頭春茶,在今年未能按時發芽,將整個時間推遲了一個星期或半個月。從而出現了整個易武地區,同期普洱頭春茶減產,這也成為了,茶荒“噩夢”的開始。

  而就在4月13日的淩晨四點,易武又再次遭遇大暴雨,氣溫從12日的30餘度,直接驟降成20多度,這超過10度的溫差變化,也讓我們以及翹首以盼的茶商及茶客,再次“遇冷”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d0c18407d205769034278131cd49a521.jpg

 

名山頭古樹茶成為升級主體

  其實,一直以來對於整個已經成型的中國普洱茶市場而言,普洱茶的產量還停留在一個數位化層面上,而產量過剩,幾乎成為了永恆的話題。據瞭解,2015年普洱總體產量達到了12萬噸以上,消耗的則只有其中的少部分。雖然具體的實際資料我們目前不得而知,但這已是市場共識。

  對於普洱茶茶客來說,普洱茶幾乎是一條不歸路。一般而言,幾乎都遵循著這樣一個路徑:隨便喝喝——有區域選擇地喝喝便宜臺地茶——開始進入大樹、古樹普洱茶——有區域選擇地喝大樹、古樹普洱茶——追逐名山頭超微產區的古樹普洱茶——千方百計找尋有年份的古樹茶。由此可見,名山頭超微產區的古樹普洱茶幾乎位於這個金字塔的頂端。它欠缺的也僅僅只是時間的轉化而已,所以隨著進入這個消費領域的人越來越多,癡迷於此的茶客也更是越來越多。進場,癡迷,逐步升級,最後的結果都指向了這裡。

  然而我們並不能因此,便將減產和價格上漲聯繫在一起。實際上,早在去年之前,便有眾多圈內人挖坑預測——2017年普洱春茶會有減產的現象發生,只是令大家都沒想到的是,此次減產程度及範圍會有這麼大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035ab6a6c708234e6d43020edb4056cc.jpg

 

易武,異常熱鬧下的現實格局

  2017年,是版納整個茶區十年來同期減產最為嚴重的一年,更多的來自全國各地的茶客不斷湧入,僅在易武產區所滯留的各個“黃老闆”、“李老闆”便數不勝數。一時之間,整個易武儼然成為了新的旅遊景點。事實上,在這個時候來易武,認識的“老闆”大多相同:向茶商或大量,或成批地訂購普洱茶。為了能夠收著茶葉,這些老闆已經吃住於此多日,大有收不夠不走的架勢。那隨口溜出的當地土話,也無不透露出急切與無奈。

  在“談”茶之聲中,易武的“熱”被逼向了不可描述的新高度,而就在這種“怪誕”的熱鬧之中,茶店、自加工的小型茶廠,可以說是如雨後春筍的冒出,這也帶動著周邊餐飲、住宿,乃至租車行業的上揚走勢。

  與之相對應的自然是供不應求。因著減產的緣故,今年茶農的報價頗高,導致鮮葉的價格翻倍上漲。就目前而言,更為具體的問題是:沒有鮮葉。鄭建明表示,往年的同期頭春茶季,手機便處於一直充電的狀態。打電話要送鮮葉的茶農們太多,有些甚至直接上門。單是整個2014年,僅他個人一家,古樹茶便收了有約5噸之多。而源源不斷的鮮葉到來,一度呈現出“要不完,不要送”的局面。而眼下,鄭建明談及此唏噓不已。今年的春茶季,手機從震動調至鈴聲,也不見響,甚至需要他們親自上門,挨家挨戶地收買鮮葉,被四五位來自沿海地區老闆團團“圍住”的鄭建明,只能一邊尋求鮮葉,一邊喝茶以盼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d07ba39e9993bc5c57fa195473ab97aa.jpg

 

“旋渦”中心的古六山同期減產嚴重

  事實上,2017年古六山大樹春茶在整體減產之中,極有可能的是今年個別茶區的發芽推遲,導致與往年同期相比只有十分之一的產量。目前,倚邦、革登的大樹茶正在發芽中,鄭建明預計,這批鮮葉將會在一個星期之內被搶購一空。而這批與同期相比極為少量的原料,價格相比往年,正在持續攀升中。

  以蠻磚為例,因一月之前的暴雨冰雹,產量縮減得厲害。從鄭建明往年的收茶量來看,僅蠻磚一地他便可收300—500公斤乾茶,而今年可能只有50—60公斤。與他常年合作的一個茶農也表示,去年蠻磚同期頭春茶可以采100來公斤。而截至目前,今年卻只采了10公斤,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。同期頭春茶產量的縮減,直接導致茶價上漲厲害。以至於茶商不敢報價,害怕做不出來。也因如此,整個七村八寨的原料價格,平均已經上漲了40%—50%。其中麻黑的價格漲幅,也是讓人眼前一黑。

  對此,某知名茶人表示,“我從2002年開始做茶,從未見如此奇怪惡劣的天氣。”同時,從南糯當地茶農處獲悉,與往年相比同期減產已達40%,大部分價格已經漲了100%。而攸樂、景邁、老曼峨等地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減產,與價格飆升的情況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a186c9ee93e26618d55aacf7d8c13968.jpg

 

超微產區價格直逼五位數

  另一邊,易武近年來火極一時的某超微產區,大樹茶同期產量也從往年的100多200公斤,縮減至100公斤不到,鮮葉價格(以公斤為單位)已超四位元數,成品茶價格也將過數萬。更令人擔憂的是,越是荒,越是慌。目前還有個別實力“強勁”的散戶,奔湧進颳風寨、茶王樹及薄荷塘等超微產區,一邊守著當地瑤族茶農爬樹採茶,一邊出價競茶,生生硬砸出本就為數不多的極少量鮮葉。隨之而來的必然是普洱茶價格的上漲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ed2a94daa868b63a4ca9ac0f26553d94.jpg

 

減產下的老班章,怪像頻出

  實際上,除了古六山以外,位於猛海的老班章區域,也在今年春茶季遭受了同等衝擊。前文我們曾經提到,老班章地區的連番暴雨等惡劣氣候,再加之前段時間一度被炒至32萬一公斤的老班章,已經將茶客們對此區域茶的欲望全面點燃。對此,一常年混跡老班章的廣東茶商告訴我們,今年老班章怪像頻出:一是由於天氣原因,出現了與往年同期相比的大幅度減產。與易武相同的是,導致老班章發不出來的直接原因,亦和天氣有關。茶樹發芽因為寒流影響而推遲,加之冰雹突襲。“即使在不受到冰雹的影響下,整個老班章大樹頭春茶產量也會減產五至六成。”

  此外,今年上到茶山的人數頗為壯觀。可以說,在老班章區域的任何地方都是車隊與人潮,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觀光遊客,除了紮堆拍照留影以外,這些遊客也會購買一定比例的茶葉帶走。

  在此番境況下,茶農不再按照去年的價格出售乾茶。據瞭解,目前老班章地區,大樹乾茶每公斤已是突破8000元大關,單是乾茶與往年價格相比,幾乎上漲了4成以上。可以說,如果在保證往年品質的基礎上製作新茶,今年的頭春成品茶價格或會翻漲60%—70%。這位廣東茶商還表示,去年團隊300公斤左右的量,已經不能夠保證,今年大樹頭春茶減半也是無可奈何。而往年同期,可以手握50公斤左右頭春大樹茶的茶客,今年到手的茶葉可能10公斤都不到。而前來收茶的人,仍舊絡繹不絕,已經造成了“一公斤”也難求的局面。

 

http://www.puerzg.cn/d/file/Pu%20er%20tea%20market/shichangxingqing/2017-04-18/3206fa4e4ff6116829ddfd16387168f4.jpg

 

整體減產,臨滄形勢也受影響

  另一方面,當我們把眼光集中于易武及班章區域時,臨滄地區的昔歸及冰島也不容樂觀。臨茶印象的鄭總表示,昔歸作為臨滄地區重點“大戶”,目前也被減產問題所困擾。據瞭解,昔歸乾毛茶價格從原來的每公斤2000多元,已經漲至4000餘元,可以說已經接近翻倍。與此同時,昔歸如今也是人滿為患,一窩蜂搶茶現象頻出。鄭總推測這一情況,預計不會持續很久,到4月中旬後人潮便會散去。而隨著接下來的二春茶到來,或可改善減產這一現狀。

  而與之相鄰的冰島,在大地區天氣影響的原因之下,近幾日才開始發芽。鄭總介紹,由於目前冰島價格較為混亂,對於具體價格不甚瞭解。據聞,大樹鮮葉可能已達到5000元一公斤,而乾毛茶也炒到了每公斤8000—9000元不等。雖然,這次普洱茶大面積減產致使的茶荒,或將讓整個市場受到不小的衝擊。但此種現象也只是針對目前而言,後續及今年普洱頭春茶品質等情況,我們也會持續關注。

轉載來源:http://www.puerzg.cn